易地扶贫搬迁的“贵州模式”:如何做好“后半篇文章”?

  (中国减贫故事)易地扶贫搬迁的“贵州模式”:如何做好“后半篇文章”?

  贵州铜仁8月29日电 (刘亮)“在没有搬到这里之前,平时从家里到县城至少要两小时,从县里再到市里还需要两小时,加起来差不多要至少四个小时的时间。”谈起搬迁前的生活,来自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大河坝镇的搬迁户何英跟记者算起了一笔“时间成本账”。

  何英说,过去她所居住的村落位居深山中,道路基础设施落后、人居环境恶劣,平日里出一趟门非常不方便,然而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的出台让一切发生了变化。

  目前,中国的脱贫攻坚战已进入“下半场”关键阶段,易地扶贫搬迁作为脱贫攻坚的一项重要举措,对解决“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”的发展困境起到关键作用。

  2018年9月,何英一家从思南县大河坝镇搬迁至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旺家社区,从此过上了“城里人”的生活。何英说,如今,她所居住的社区街道整洁宽敞,学校、医院、商店等各类配套设施齐全,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在旺家花园安置点,和何英一样跨区县易地扶贫搬迁的搬迁民众共有4232户18379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388户15223人。他们多数来自距万山至少有100多公里的思南、印江、石阡等条件艰苦的地区。许多搬迁户之前面临着饮水困难、地质灾害频发等风险,对脱贫工作带来不小困难。

  旺家社区是贵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一个缩影。作为中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,贵州素有喀斯特地质地貌突出、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等特征,不少区域人烟稀少、人居环境恶劣,生态环境也较为脆弱,搬出大山、搬离贫困成为贵州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必然选择。

  2015年,贵州拉开了易地扶贫搬迁序幕。城镇化集中安置、不让民众因搬迁负债、安置小区完善配套等一系列举措让贵州“搬得出”目标提前一年实现。去年年底,随着188万人挪出“穷窝”走进新生活,贵州也成为了中国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最多的省份。

  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,搬迁是摆脱贫困的有效途径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指出,易地扶贫搬迁脱贫一批,是实施精准扶贫、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举措,也是解决深度贫困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。但易地搬迁只是手段,稳定脱贫、建立稳脱贫长效机制才是目的。

  当前,贵州围绕“稳得住、能致富”,着力做好易地扶贫搬迁的“后半篇文章”,在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社保、社区治理等方面同步发力。在后续扶持中,稳就业被摆在突出的位置。

  在万山区易地搬迁微工厂产业园,当地政府联合扶贫、就业等多部门提前谋划,采取“政企联动”的方式,将“扶贫微工厂”建在安置点,并通过办公用地补偿、解决就业补贴、岗前培训补贴等优惠政策,引进劳动密集型企业,为搬迁民众提供就业机会。

  “最高工资拿过4600元(人民币,下同),平均每个月能拿到2000多元。在家门口上班,还能带小孩,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。”铜仁市景航服装有限公司工人任廷屏就在当地的“扶贫微工厂”工作。她说,自己此前在外地打工虽然挣得多,但照看不了孩子。现在,从深山土屋到城里的新家,自己的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善,工作生活也方便许多。

  此外,旺家社区还设立了巾帼锦绣坊、阿里巴巴Ai豆计划等“微工厂”,为搬迁户提供就业机会和免费培训。当地资料显示,旺家社区共有劳动力6823人,已就业6695人,就业率达98.12%。其中,社区扶贫微工厂就业600人,确保实现了有劳动力家庭一户至少一人就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中国各地易地扶贫搬迁也取得了明显成效。官方近期消息透露,截至7月31日,中国易地扶贫搬迁基本完成,脱贫攻坚督查和普查等各项工作正有序推进。汪三贵建议,下半年要持续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动态监测,加强后续产业和就业扶持、提高安置区的公共服务水平,这些都是做好易地搬迁稳脱贫的重要举措。

  当前,贵州各地也正进一步全力构建基本公共服务、培训和就业服务、文化服务、社区治理、基层党建“五个体系”,全力做好脱贫之后小康路上的“后半篇文章”。(完)

【编辑:张楷欣】